登录
  • 欢迎进入生活网!
  • 如果您觉得生活网对你有帮助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生活网并分享出去吧

最精准足球推荐:每个看完他画作的人,都会对现实世界产生深深的怀疑_申博官网

头条 admin 25次浏览 已收录

这游戏因新型肺炎而火了?一跃升至排行榜第一,玩家:确实很好玩

大家好,这里是正惊游戏,我是正惊小弟。 今天小弟打开微博的时候,依旧是满屏新型病毒的消息, “钟南山老英雄赶往武汉”、“新型肺炎确诊440例”、“N95口罩又又又涨价了”…… 微博

前两年一款很火的游戏《纪念碑谷》,相信有很多机智的小伙伴都把它打通关了,还意犹未尽。

这款游戏在美学设计上有着令人惊叹的表现,它娴熟地将矛盾空间放在二维世界中,并以游戏的形式展现出来,让玩家在解谜的同时,沉浸在这错落有致的矛盾空间当中。

● 《纪念碑谷》游戏场景

我们都明白,现实世界不是电影《星际穿越》里面的五维空间,但我们却可以抓住三维图像在二维平面的表现特征,利用视觉误导差创造出一个不存在的矛盾空间。

比如当我们在看一个远处的物体和近处的物体融合于一个平面时,我们常常会产生一种视觉上的错落感,这便是视觉误导差。这种错落感在现实中也常有运用,潘洛斯三角就是最好的证明,它被称为“最纯粹形式的不可能”。

● 《纪念碑谷》中的潘洛斯三角

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跟一个人有莫大的关系。他难以被归类,甚至艺术史也曾刻意将其遗忘,他影响了众多科学家、音乐人、导演……当然,还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款叫做《纪念碑谷》的游戏。

他就是荷兰艺术家莫里茨·科内利斯·埃舍尔(Maurits Cornelis Escher)。

刻板印象中,艺术家一定是那种一头长发、穿着品位小众的人,而数学家则是那种呆板又冷峻的人,但上面提到的埃舍尔,却完全打破了大家对常理的认知——艺术般的数学体系,形成了埃舍尔独特的艺术特色。

● 莫里茨·科内利斯·埃舍尔(Maurits Cornelis Escher)

19世纪末,埃舍尔出生在荷兰的一个普通家庭中。父亲是个土木工程师,受父亲的影响,埃舍尔的空间思维能力倒是从小就有不错的基础。

他非常擅长二维空间和三维空间的自由变幻,能赋予几何图形无限的可能性。于是乎,自称“图像艺术家”的埃舍尔,在中学时期就完成了第一幅版画创作《父亲 G.A.埃舍尔》。

● 《父亲 G.A.埃舍尔》木刻版画,1916年

中学毕业后,埃舍尔去了哈勒姆建筑与装饰艺术学院学习建筑。父亲从事建筑行业,按理说他也应该子从父业才对。但是怪才总是另类的,埃舍尔的主科总是挂,对绘画和设计却是偏爱——物理数学知识并没有把他培养成一位建筑师,艺术的种子反而开始生根发芽。

大学毕业后,埃舍尔开始在欧洲旅行,他对西班牙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宫城堡的印象尤其深刻。这座 14 世纪时期的摩尔人城堡建筑,里面的平面镶嵌画装饰风格令他深为迷恋。

他一生中共创作了 137 幅平面镶嵌画,其中版画《巴别塔》就是旅欧期间创作的。当中的图案往往充满繁复的中亚装饰风格,它们至今依然是装饰设计师们的灵感来源。

● 《巴别塔》木刻版画,1928年

在普通人眼里,艺术是美观、是情操,然而在他的眼里,艺术却是介于科学与哲学之间一种玄奥的美。他常常沉迷于悖论和“不可能”之中。一旦将平面设计中的传统透视原理打破,矛盾空间也孕育而生。

比如他的经典之作《观景楼》,大家仔细看,观景楼下层的地板是纵向,但上层的竟然是个横向,并且支撑楼面的石柱也是交错的。更有意思的是,左下角坐在长凳上的男孩,他手中的“玩具”是一个立方体——一个“不可能”的立方体。

这不禁让我想到“存在即合理”这一说法本身存在悖论。“真相”依然,因为创作的“真相”就是“利用假象”,而埃舍尔做到了。

● 《观景楼》石版画,1958年

次世代Xbox原型机高清实机照泄露

欢迎来到《3DM晚报》,今天是2020年1月22日。和我一起来回顾一下今天游戏业界都发生了哪些新鲜事儿吧! 次世代Xbox原型机高清实机照泄露 在月初的CES 2020旗舰,微软Xbox Series X的后面板配置成

《上升与下降》也是埃舍尔的代表作品之一,第一眼看上去,画面和谐而静谧。

但细致观看时就会发现,楼顶上面一队传教士沿着楼梯向上走,拐了4个弯后又回到了原处。而另一队传教士着楼梯向下走,拐了4个弯后也回到了原处。

谁升?谁降?很难说,因为他们最终都是在相近的平面上打转。《纪念碑谷》的制作人 Ken Wong 说过,他就是被这个作品激发了灵感。

● 《上升与下降》石版画,1960年

到了1961年,埃舍尔最为人所知的作品《瀑布》诞生了。和前面几个作品一样,他把一个结构错误的建筑一板一眼地搬到纸上,但是这里对于主体与背景的处理明显更加令人叹为观止。

虚化的横向梯田背景与垂直线条的建筑相结合,不但没有让画面看起来太复杂,反而达到了一种平衡,而线条方向与色阶的对比,让欣赏者的视线集中于观察建筑本身。

很难想象,上世纪60年代的埃舍尔是如何不依靠电子绘图设备,单纯靠想象力来完成这幅作品的。

● 《瀑布》石版画,1961年

埃舍尔逝世于1972 年,享年73岁。

他没有像马奈的印象主义之流那样,改变艺术发展史中的绘画表现方式,也没有像达芬奇那样,因为精湛的技艺成为后人终生追崇的对象,更不像杜尚那样,将艺术的意义带入另一个极端。

正因为如此,很多人觉得埃舍尔的艺术价值无足轻重。

● 正在创作的埃舍尔

但答案真的是这样吗?显然不是。

埃舍尔的魅力是独一无二的,没有任何一个画家能像他那样,用着古怪独特的作品,吸引着那么多非艺术界人的注意。

当《纪念碑股》一度占据各大榜单之首的时候,当诺兰的《盗梦空间》创造了一系列令人迷幻梦境的时候,当《哈利波特与魔法石》中异次元风格的场景不断出现的时候……谁又能想到这一切的背后,是一位执着的荷兰艺术家,在二战时期伏案家中数十年研究出来的杰作啊。

● 《球形镜面里的自画像》石版画,1935年

埃舍尔迷恋球体,从他水晶球里的自画像就能看出来。这神秘的水晶球似乎不仅给了埃舍尔奇异的力量,还绝妙地隐喻了埃舍尔的生活和作品的关系。

正如他一生的作品反映的都是同一个主题——世界和它的镜像,都与反射、透视、折射、投射有关,埃舍尔就像一个手拿魔镜的孩子,构建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魔法新世界。

内容为『手望Sowarm』出品

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

本文源自头条号:手望Sowarm 转载申明:本文转载自以上微信公众号,若有侵占你的权益,请发邮件至本站邮箱,本站24小时内将予删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申博官网

申博官网,致力与代理真诚合作的官方网站www.jrd18.com!申博官网,致力于用户诚信服务的官方网站!


喜欢 (0)
[]
分享 (0)